失踪老高回家第一时间记事

2013-01-10 | 查看:576

 

    元月一日早8时,流浪猫和我一起开车到大河东,他坚持要去寻找老高,我带着几个人走崂顶。

    元月一日下午13点,我们下了崂顶,到了索道站台下面的平台休息吃饭时流浪猫来电话,说找到老高遗体。时间定格在1327分。问我怎么办,我说不动现场,并报警。我和乐乐赶过去接应。

    元月一日下午点15点,我和乐乐赶到大河东巨峰停车场,期间电话通知猫王。流浪猫通过七月流火的手机来电话,问我到了哪里,因为时间不允许继续呆在山上,他们也准备下撤。

    元月一日下午1525分,我驾车和乐乐赶到八水河停车场。拨打流火电话,说已经下到上清宫。同时看到边防派出所姜所及民警数人。

元月一日下午16点时,青岛救生协会王会长及猫王赶到,我们简单商量后,决定上山接应。过了龙潭瀑处,看到流浪猫及流火还有赶来的派出所民警。因为日暮,雪大路滑,大家意见不一,最后在流浪猫和姜所的坚持下,大家一致决定连夜上山,让老高回家。而我因膝盖受伤,虽然裹着护膝,还是步履艰难,流浪猫让我在停车场接应,随时保持通话。

    元月一日1623分,我重新回到八水河停车场,各路媒体纷纷到场,长枪短跑布置到位。

    元月一日晚上1915分,猫王来电,救援队因为天黑,路径复杂,有点迷路。误走到南天门,此时正在调整线路往回赶。我心情很沉重,以流浪猫猫王和乐乐对崂山线路的熟悉竟然出现迷路,可见事发地点的难易程度。这对救援队员体力上是更大的考验。谁是最可爱的人:流浪猫和这段时间里舍生取义、奋不顾身参与到搜救队伍中的每一个人!

    元月一日晚上1940分,我们在焦炉中等待着,这时有记者过来问我,如何评价流浪猫,我说,哦,做为朋友,他坦诚豪迈;做为驴友,他值得托付;就这次搜救而言,在漫山大雪中奔波8日之久,他是真正的崂山英雄。

    元月一日晚2046分,拨通猫王电话(流浪猫电话早因没电,不能拨打),说正在送老高遗体下山。雪大路滑,抬运艰难,有救援队员已经出现体力透支。流浪猫依然是主力,在默默的送老高回家过年。从早晨8点上山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2个小时,早晨出发时,我是知道他仅仅买了两个鸡蛋煎饼,一个给我,一个他留着。又在小摊上买了一份稀饭,用保温杯装了。一整天没吃一顿像样的饭,到现在他依然坚持在第一线。我们为他的精神所感动,为他的勇气而感慨。

    元月一日晚2107分。有记者过来问我,流浪猫搜救的最大动机是什么?我说,昨晚我们两家一起吃饭时,他就说了,一是要让老高回家过年,让老高在没有寒风肆虐、雪花飞舞的天堂里感受新年的钟声;记得昨晚吃完饭后,他又让我拿出崂山线路图,最后圈定在花花浪子附近的区域。二是要为驴友正名。有驴友出事了,我们有做为驴友的担当,我们应该找到出事的驴友。出事只是个别现象,而登山是广大驴友的爱好和锻炼的方式。不能因为有人出事就责难驴友莽撞乱闯。

    元月一日晚2130分,我的感受:老高。我们不会让你孤单,不会使你无法感知新年的快乐,流浪猫送你下山,我们送你回家,救生协会、蓝天救援队和社会各种团体送你回家!

    元月一日晚2158分。拨通猫王电话,说已经过了大平潭,但小路崎岖,还是要从上清宫方向绕行。世宝特救援队赶上去接应。

    元月一日晚2316分,乐乐回到停车场,疲惫异常,躺在车里话都说不出来。说他差不多脱力了。我理解他的疲惫。一天中,从迷魂涧穿越到崂顶,然后从巨峰一直走18盘下来,然后又从八水河上去从花花浪子上清宫下来,中间还要抬遗体。他瘦弱的身躯真的太疲惫了。

    元月二日凌晨125分,接猫王电话,说遗体已到上清宫,有消防队员接过他们的重担。问我能不能搞点热火的带汤的饭食,流浪猫饿的不行了。我背包里炉子锅具都有,却没有任何可煮的东西。车里还有一瓶可口可乐,我放在车暖气通风口,尽量让可乐温热点。

元月二日凌晨2点整,流浪猫和猫王回到停车场,流浪猫疲惫中不失乐观,抓起可乐一饮而尽。接受采访时,依然是谦逊如故,没有说什么困难,只是说这是一个驴友一个救生队员应该做的。做好事是他一贯的坚持和态度。我们为他叫好!

    元月二日二日凌晨3时许,老高遗体运送到停车场,整个救援结束。但流浪猫这个名字以及他所做的事,已经深深的印在每个人的心里。我们为死者哀悼的同时,却又怎能忘了流浪猫这个普通民工身上所散发的人道主义救援的光辉?!生死寻常事,百年弹指间,一个人,在有生的日子里,不因家境困顿而颓废,平日辛勤做事,解决家庭温饱;不以道路险阻而放弃,10多天内,持续上山寻找,终于使亡者回家。流浪猫,崂山英雄,山中战神!

GMT+8, 2015-4-7 09:30 , Processed in 0.137552 second(s), 17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