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户外探险现状 专业徒步领队不到30人

2017-05-08 | 查看:373

 徒步穿越,美得胆颤心惊!

    近日,一青岛籍女驴友徒步穿越洛克线(位于四川省木里县和稻城县之间)遇险身亡一事备受社会关注。无独有偶,一驴友团队在穿越鳌太线(纵贯秦岭鳌山与主峰太白山之间的一条主脉线路)时遇险,目前已有2人遇难,3人还处于失联状态。记者调查了解到,国内的户外探游市场在近两年出现井喷,而专业化培训、专业组织和领队的发展,已远远赶不上户外运动发展的需求。

    徒步穿越有多惊险?

    深夜肺部的咕噜声让人胆寒

    “今年元旦穿越大五台,彼时大雪封山,脱下手套一秒钟手会直接被冻坏,我们带的所有干粮,咬一口都是冻掉牙的。”有着七年徒步穿越经验的专业领队冯雪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她的奇遇,“去年11月穿越三尖线时,露营地被安排在一个20平的小木屋里,总共七八十人,都不敢起身上厕所,怕回来就找不到地方了,冷风嗖嗖从巨大的木头缝隙往屋里灌。这时候我们发现附近有一块有遮挡的空地,一部人就跑到空地上扎起了帐篷,一觉醒来,听到帐篷外有动静,拉开帐篷竟然迎面对上了一张马脸!原来这竟是一个马棚,马一家三口回家了……”

    饮食条件更是艰辛。青岛巅峰探游俱乐部创始人范国庆说,都是扛饿、放得住又便携的食品,比如榨菜、面条、小饼和馕等,随身携带户外炉具。“穿越狼塔时,看到羊眼都直了,追了羊群走了四五天才找到了牧民,吃到了羊肉。”

    对于青岛女驴友的直接死因,业内人士给出了基本一致的分析——失温致死。

    “长达9天的时间里,在空旷、大风的高海拔地区,人一定会严重失温。”范国庆指出,旅程中一旦出现骨折,虽不会直接致死,却会因身体停止运动,在低温环境下出现失温而死亡。

    “失温、高反、坠落和迷路是徒步穿越的几大致死原因。”范国庆说,旅途中最害怕队友出现高反。户外必须要俩人住一个帐篷,要随时监控对方的呼吸,“一旦出现高原反应,一呼一吸间肺部会发出重重的咕噜声,在深夜里尤其听得人胆颤心惊。遇到这种情况,不要犹豫,立马在旅伴协助下撤到海拔低一些的营地,稍作过渡后再下山。高反的发生都是难以预料的,从没有出现过高反的人,很可能在某个环境下突然就发作了。”

    专业化组织和领队现状——

    青岛专业徒步领队不到30人

    “国内的户外探游市场在近两年出现井喷,但相比需求的迅猛增长,户外的专业化培训、专业组织和领队的发展却是迟滞的。目前全国拥有登山资质的专业领队大概只有9000人,青岛最多30多个。”范国庆表示,拥有登山证和救护证是衡量专业领队的基本标准,而配备这种专业领队的户外俱乐部,全青岛也就20来家。“搞户外的人特别多,但具备专业知识的人非常少,很多人根本没有基本常识就直接去穿越了,这是很可怕的。”

    救援同样存在不专业的问题。范国庆说,目前国内户外救援主体是民间组织,其中大部分是不太专业的小机构。徒步线周边居民很多都以地接、向导和救援为生,大部分都没有经过专业培训。

    不做风险预估,脱离团队独自穿越无人区,遇险的青岛女驴友无疑是犯了徒步穿越的大忌,冯雪告诉记者,当事人通过网上发帖临时组建了3人团队,而陌生的旅伴是不可靠的,穿越过程中她选择脱离团队独自穿越无人区,而且没有请当地的向导,“从一开始这次旅程的风险系数就很高了”。

    “徒步穿越一般不会出事,可一旦出事就是大事。‘强驴’和‘弱驴’都比较谨慎。恰恰是那种有过几次经历,说熟又不够熟、高估了自己的‘倔驴’才容易出事。” 在冯雪看来,事故发生率可能是千分之一。然而,由于季节、天气、身体状况和一些突发状况等变动因素,即使是极为成熟的线路,也能在一夕间致命。

    “徒步穿越最重要的是要有一支成熟的团队,有信赖到可以托付生命的队友,穿越中明确分工、共同承担,遇到问题时能有人帮助下撤。”冯雪说。

    有些人总想着要征服自然,要挑战难度大的、要独自穿越。其实,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人真的太弱了,自然怎么可能被征服呢?心存敬畏,心态谦卑,记住旅行的意义在于感受而不是征服。壮阔的星河、翻腾的云海和红透天际的日出,只有在4000米的高原、在广阔无垠的沙漠和无人区里才能见到。极险峻之处才有极美的风景。徒步穿越的魅力在于心灵的巨大触动,在于一辈子的体验。 ——冯 雪(岛城徒步穿越专业领队)

GMT+8, 2015-4-7 09:30 , Processed in 0.137552 second(s), 17 queries .